<p id="j7cZ3"></p>
<s id="j7cZ3"></s>

<s id="j7cZ3"></s>
<s id="j7cZ3"></s>
<s id="j7cZ3"><menu id="j7cZ3"></menu></s>

<s id="j7cZ3"></s>

<tr id="j7cZ3"><cite id="j7cZ3"></cite></tr>
<s id="j7cZ3"><bdo id="j7cZ3"><nobr id="j7cZ3"></nobr></bdo></s>
<s id="j7cZ3"></s>

<s id="j7cZ3"></s><p id="j7cZ3"><cite id="j7cZ3"><mark id="j7cZ3"></mark></cite></p>
原创

第400章-痴傻前妻不复婚黄改版本-

  暗室中,海瑞惶然惊觉,自己居然被个少年,说得流下泪来。 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??!  他赶紧伸手抹掉泪珠,阴沉着脸道:“难道不是这样吗?不是天谴的话,中砥中亮两个活蹦乱跳的孩子,怎么会相继死于非命?!”  “当然不是这样了!”赵昊死死盯着海瑞的双眼,仿佛要将自己的意志,刻印在他的脑海中一般。  “因为这世上,根本不存在什么天人交感,根本就没有什么天意!更不存在所谓天谴!两位公子之死只是意外和疾病而已……”  赵昊这说法,实在离经叛道,耸人听闻。但不可否认,却是最能让海瑞心底,感到解脱的说法……  而人的心理,总是无意识的追求着解脱……  可与此同时,这说法又严重挑战了海瑞的信仰,让这位老斗士登时一扫之前的颓唐软弱,猛地一拍桌子,质问赵昊道:  “你这后生休要口不择言,照你这样说,将天道置于何处?”  “汝不闻‘天地不仁、以万物为刍狗’乎?天道者,世间万物变化的规律,是客观的自然的,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?!比刺躁坏Φ溃骸叭嘶嵋蛭蛔袷刈匀坏墓媛?,受到天道的惩罚,但只要你的行为没有干涉到自然,哪怕你在人间杀人盈野、弑君篡位,也不会遭到天罚的?!?br/>  “你是道家的信徒?”海瑞听得眯起眼,冷冷看着赵昊道:“但我儒家不这样看,我们认为是有天人感应存在的。在我们看来,天和人同类相通,相互感应,天能干预人事,人亦能感应上天。如果君王无道,奸佞乱国,上天就会出现灾异进行谴责和警告;如果政通人和、君明臣贤,上天就会降下祥瑞以鼓励……”  “那不过是董仲舒之流篡改阴阳家的学说,取悦皇帝的歪理而已?!闭躁灰∫⊥返溃骸霸谒?,可从未有儒家先贤提过什么‘天人感应’?!?br/>  “子曰,‘邦大旱,毋乃失诸刑与德乎?’,又劝国君‘正刑与德,以事上天’!”这世上,能把海瑞辩倒的人,还没出生呢。便听他轻蔑一笑道:“这不正是天人感应的滥觞所在?”  “你要考虑孔子说这些话的语境,他是对什么人说的?”赵昊却笑着反问道。  “自然是国君了?!焙H鹬迕嫉?。  “那不结了?孔夫子周游列国,为的是让那些国君接受自己的主张??晒恢次?,不用老天爷把他们吓住,他们怎么可能去听老夫子说教?”便听赵昊摇头笑道:  “但其实他私下里对子贡说‘天何言哉?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?’可见夫子自己,其实是不信那一套的?!?br/>  海瑞不由一愣怔,他自然知道赵昊所引用的,乃是《论语》中的原话。但他不敢轻易辩驳圣人之言,只连连摆手道:“不,你说的不对。不然千百年来,无数读书人皓首穷经,苦苦求道还有什么意义?”  “难道读圣贤书不是为了当官吗?”赵昊抖个机灵,趁着海瑞还没发怒,赶紧神色一肃道:“求道当然有意义!但这世上,没有万法归一的统一的道,而是天地人间各有其不同的规律,不同的道?!?br/>  顿一顿,他又沉声道:“你可以从人世间的复杂现象中,归纳总结出人世间的道理。也可以从天地自然的复杂现象中,总结出自然的道来。但这完全是两回事,不可把二者合在一起,盲目强求唯一?!?br/>  “不要盲目强求唯一?”海瑞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,赵昊这话算是说到他和天下读书人的痛处上了。  汉儒先贤告诉他们,这世上是存在唯一真理的。这个唯一的真理,是世间最根本的法则,便是所谓的‘理’。只要悟出那个唯一的理,就可以明了世间所有的一切。  这份诱惑实在太大了,大到让世间一切都失去了魅力,千年以来,无数读书人前仆后继,就是为了寻到那个唯一!  但道题这实在太难了,大家无头苍蝇似的苦苦求索,也没找出个所以然,反倒不少人因此而疯掉。  后来朱熹横空出世,为儒士们指出了‘格物穷理’的金光大道。然后程朱理学的另一位大佬程颐,又给出具体解释说,‘今日格一物,明日又格一物,豁然贯通,终知天理?!?br/>  这下天下的读书人有了明确的道路,不再像无头苍蝇似的乱窜,可他们按照朱老师和程老师的指导,年复一年、格来格去,却怎么也格不出那个唯一的理来,于是他们又陷在死胡同里,怎么也走不出来。  直到横空出世的王阳明,大声告诉读书人,根本不用那么麻烦,大家苦苦追寻的那个‘理’,就在所有人心中,只要你为善去恶就是格物,然后你凭这点良知,知行合一,便足以指导自己的一生了……  这才使许许多多读书人,终于挣脱了理学的枷锁,走出了求道的死胡同,心灵得到解放,成为了阳明心学的信徒。  但依然有许许多多如海瑞般的理学之士,认为阳明心学是在避重就轻,回避了求道的艰难,因此始终嗤之以鼻。于是他们继续在死胡同里继续苦苦求道,但谁也无法否认,这种看不到希望的求索,是一种折磨,一种煎熬。  不然,也不会有那么多读书人,转投心学的怀抱……  ~~  “不要盲目强求唯一?”  海瑞低声重复一遍。  赵昊这番话,提出了一个他从没想过的观点——如果这世上根本没有万法归一的理,而是同时存在很多互不相通、互不干涉的道呢?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shlg51.com/txt/197540/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杨翠利
爱上一个失忆的人,
陈著

信人则伤,

姬侯
我是垂眉摆渡翁,
里5
所以,

热门推荐:

  第452章-莫少的秘宠前妻沐葵莫御擎的真实身份- 第775章 天外天里(二)-我独仙行- 第400章-痴傻前妻不复婚黄改版本-